当前位置: 主页 > 623458.info > 正文

为什么是福建人把Holmes翻译成福尔摩斯?

来源:未知 时间:2019-10-07 09:29

  很多看过福尔摩斯英文名的人,都会略困惑一下。Sherlock Holmes,似乎翻译成胡尔摩斯更加贴切,翻译成福尔摩斯,难道是胡福部分的胡建人干的?

  这个问题好像问得很有道理,于是网友把曾翻译过福尔摩斯系列故事的福建籍翻译家林纾抬出来,看看,真的是诶,人家是福建闽县人耶!

  这不是福建人第一次因为“f”“h”不分而被黑了。但是这一次涉及到了我国翻译界的名誉问题,正直的壹读君要来好好聊聊,这个让万千中国影迷尖叫的名字真是因为翻译家普通话不标准造成的吗?福建人特有的化肥话费分不清楚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林纾(1852~1924)其人,与其说他是翻译家,可能文学家的身份更贴合。为什么呢?因为林纾他根本不懂外语啊。

  但这根本不成为他译著路上的绊脚石,相反,由他翻译的外国著作达二百余种。就拿他翻译的著名法国小说《茶花女》举例,他不懂外语没关系,他朋友懂就行,于是由林纾的朋友口述内容,然后林纾临时发挥写下来。林纾文笔好啊,要不怎么说是文学家。他的其他一些译著也是通过这种方式,或者靠“玩索译本,默印心中”翻译出来。

  而这个福尔摩斯的故事呢,林纾确实翻译过,在1908年左右,他在译作中确实翻译成了福尔摩斯。但他并不是最早翻译福尔摩斯系列故事的人。

  首先来看最早的,1896年8月9日《时务报》到第6—9册上的“域外报译”中,出现了一篇汉译福尔摩斯探案小说的连载,题为《英包探勘盗密约案》,题下署“译歇洛克呵尔唔斯笔记”,这里倒是翻译成了H打头的。

  但是从1900开始到1916年影响力最大的由中华书局出版的译本《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问世之时,这期间几乎每年都出一个福尔摩斯系列故事的不同译本,这当中作者各异,不少都把大侦探的名字翻译成福尔摩斯。壹读君想了一下,这么多人全是福建人的概率也比较低吧。

  福建人不会发“f”音的问题要放在我们整个古汉语发音的大框架下看。清朝著名汉学家钱大昕有一个著名理论叫“古无轻唇音”,说的是在古汉语中没有我们今天常用的“f”、“v”这类发轻唇音的声母。那个时候“f”读成“b”、“p”一类的重唇音。

  中唐之后,古汉语经历了一个叫“轻唇化”的过程,读重唇音的一部分字变成了咬唇的轻唇音,比如b/p变成f,我们今天的官话也沿承了这一特点。

  但是福建为什么没有顺畅地完成这个转变并保留到今天呢?一种说法是,闽语既保留了b/p重唇音(今天我们官话一些发“f”的音在闽语中会发成b或p的音,例如闽东福州话里“头发”的“发”,闽南语中“飞机”的“飞”),另一方面,闽语并没有错过这一轮“轻唇化”的变革,只不过分化规律有点不一样罢了。

  具体来说,这部分从b/p分化出来的轻唇音在很短暂地存在以后又加快了它前进的步伐,继续转化为舌根轻擦音,也就是变异了的轻唇音,例如h。

  这个规律似乎也符合国外其他语言的演化规律,例如普遍印欧语系中存在较多的“去口音化(Debuccalization)”现象:原有的辅音失去其原有位置的发音而移向喉部,例如变成/h/。

  还有另外一种猜想,就是当全国人民在浩浩荡荡地进行一场“轻唇化”运动的时候,福建人民也一直很想学发f的音,但是不知怎的学成了h。

  也不是所有福建人说的方言里都没有f音。比如闽西的客家人。闽客方言在“轻唇化”方面就是非常正常的一支,体现在它具备大量f、v声母。

  除了在“f”、“h”这一点,整体来说现在的闽方言和普通话以及其他方言听上去都相差巨大。从历史上说,闽方言是一种远离汉民族共同语言的一种汉语方言,所以经过历史、地域和文化的种种交叉反应孕育出的闽方言十分复杂。

  壹读君(yiduiread)翻阅史书之后发现,最早有记录中原人南迁入闽要追溯到秦汉,而汉代以前,在闽地上生活的土著被称为“闽越”,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再福建、浙南建立了闽中郡。到了三国,江东孙吴花了长达15年的时间才用武力了反抗王朝的越人,吴人便逐步从浙江会稽南下到闽北进行开发,同时他们也带来了南方的汉语方言。

  到了大乱斗的两晋时期,中原人被迫背井离乡,于是乎出现了历史上著名的“衣冠南渡”,一大波中原人在入闽之后不仅带来了中原文化,中州古汉语也随之传播到闽地(现代福州话仍保留许多中州古汉语痕迹),汉人与闽越人的语言进一步融合。

  唐代末年,当外族入侵、政治分裂、军阀混战之际,中原地区汉人第三次入闽,河南光州固始人王审知(史称“闽王”)建立闽国,建都福州,对以福州为代表的闽东方言的形成有着深刻的影响。但是因为现在福州一带方言民经根深蒂固,北方方言已无法改变福州方言系统,而只能“入乡随俗”,最终融入福州方言。

  但是闽方言除了受到南下北方话的影响以外,还受到许多其他因素的综合影响,最为古老的吴语(三千多年的历史啊)就是原因之一。

  各方融合后的闽方言不止让闽地以外的人感觉闽语难听懂,同一个省里的方言千差万别,互相听不懂的例子很常见。追究历史来说,可能是由于秦汉时代汉人南迁后与当地的闽越语言不同支系交互的结果,再加上地理上天然的阻隔,闽地各个地区的差异自然也就放大了。

  最后壹读君(yiduiread)奉送一个彩蛋。南宋绍兴年间,苏州吴江的垂虹桥下,有人写了一首词:

  飞梁压水,虹影澄清晓。橘里渔村半烟草。今来古往,物是人非,天地里,惟有江山不老。

  雨巾风帽,四海谁知我?一剑横空几番过。按玉龙、嘶未断,月冷波寒,归去也、林屋洞天无锁。认云屏烟障是吾庐,任满地苍苔,年年不扫。

  不明真相的群众看到这首词,都认为是仙人吕洞宾所作。后来这首词传到宋高宗赵构那里,赵构这个人治国不行,读书倒是还行,他看了笑道:“你看这韵,这分明是福建秀才写的嘛。”

  本文由壹读提供,香港马经资料,想看更多有趣有料的文章,请关注壹读微信(yiduiread) 和 壹读微博(@壹读)

  关注微信,还能免费参与拍卖,每天都有神秘礼物(比如周杰伦演唱会门票、五星酒店房间、特斯拉电动汽车什么的),诚信为本,绝不忽悠。

  如果你是媒体或者自媒体,喜欢我们的文章并希望转载,请联系我们并取得授权。

    金彩网app| 海龙王平特网| 免费精准资料期期精准| 找白小姐一码中的六肖| 管家婆玄机马报图| 香港满地红图库铁算盘| 管家婆开奖香港马会| 扬红公式心水论坛网站| 彩富网正版图库大全| 白小姐旗袍富婆图库|